2015-0602
羞耻

当语言的灵气消失
诗人就像一只漏气的皮球
干瘪得对抗着社会秩序
诗人试图找到保持精准的秘诀——
他把语言置于山峰
再把它摔下去;
他把语言擀成面团
塑形,再还原;
他把语言赋予香氛
再把空气抽干;
面对不可控的智慧的虚弱
语感并未逐渐乖戾,强壮
像患上了肺结核的躯体:幽闭,被阉割


当月亮意识到不能滑入酒杯
当云朵意识到不能飘入湖中
诗人感到卑鄙极了

语言的建筑学与音律
此消彼长
漫不经心地嘲笑他





2014-0910
黑洞

裱框里的音符被我反复拿来观赏推敲
洋洋自得的时候翻手就毁了
点性的数据被踩在脚下
辗压成块状的羞耻
我打开窗,探出头就落到我的阴影里
我脱下衣服,清洗身体
我弯腰,拾起一颗颗影子
她像石榴的种子,密密麻麻的砸向我
无限亦是无规则的传播
以至人们也不必穿衣行走
我们永不能识破与触摸
同吞噬于巨大的壳
我披上乌鸦的羽毛就随处奔跑
随手摘下棺木(灌木),樱桃,任意的门
走着走就落到别人的阴影里
我打开窗,迈出脚就切成四分五裂
叠起太阳,踩在脚下它就不会再升起
后来我开始赞美不会发光的月亮
以及缓缓作响隐形的河流。





2014-0106
用谄媚对抗抑郁的女人
用怨恨对抗狂躁的女人
一旦拿走了武器
就像
被屠宰膨胀的种子





2013-1227
古朴守旧的迷恋被旁人洞察时尤其入味
稻晦和节制生怕遗漏了其间香气





2013-1111
没有天赋的人
在为敲定每一个具体的参数而焦虑
而有人在滥用上帝的旨意





2013-1015
我设想以回到母体的方式来感受和平





2013-0926
关于解救,
对浅层意义上愉悦的任何事都指望不上了
绝望使我成为一个云淡风轻不易动怒的人





2013-0806
从不与你谈论那些细微末节
你告诉我想念我
并且过上同样克制的生活
只有雕塑与文学
把我的电话抄写在画册里的任意一页
越是看清一个女人普世的一面
气息越是迷人
你来找我证实这是痛苦的密度
还是你的想像
我竟有些动容





2013-0609
求生欲,
是一只顽皮的断尾壁虎
但也叫我死得更难看了





2013-0320
他用一种近似迷惑她的方式爱她
啃食她的肋骨
亲吻她的趾缝
三五卷胶卷
数十页诗篇
住在一个清晨倒映的暗房里
踩踏自行车路人
漂移的云朵
以极致的卑微和控制喂养她直到猖獗
甘愿做她的奴隶

我称他为致幻的猎手





2013-0302
最后悔没有在年轻的时候耗尽生命
才至于往后拖拉亏欠、掷地无声、细碎无力
还不如在有毒的憧憬里慷慨赴死





2012-1202
再也不能多一个表情
多踏出一步多倾吐一个字
我已为我的虚伪造作感到胸闷恶心——
我应真挚得奉献上我的躯体
作为火焰的食疗
为你驱除寒意!





2012-0724
那些关于臆想和像她这样的女人的隐秘的诗
她的命运像那些美丽的湿漉漉的碎片拼凑成的漏水花瓶





2012-0610
你曾说我的私处是月光下大海的味道
会数着我丘壑似的皱纹入眠
会把所有愤怒都种成葡萄
等着葡萄藤妖冶如少妇的时候我们计划着下一场丰收
会在做爱之后带着唇齿间的香气在梦里相见

在第三百次感受暴风雨后的海洋
平静,絮乱,喜悦
仅在你身上
感受到咸咸的微风
白鸽相拥
甚至是万物复苏





2012-0601
每天在沉静和暴烈两种情绪里来回交替
没有出口的悲伤像陨石
把我砸成了软体动物





2011-1228
我只喜欢孤独的封闭的人
有一所爱的捆绑式的监狱
那样所有切肤欢愉和共情同悲都能一直延续下去





2011-1125
词语显然是强烈和统治人的理智的
它使一切陷入混乱
并且使人陷入无数空洞的争辩和无聊的幻想
字句是暴力
字句是春药




2011-0701
无底洞

支配潮汐的月亮
被吞噬得像一个没有起色的病人
我的太阳啊
你若不发光